您的位置: 南充资讯网 > 娱乐

怒剑龙吟 第一千两百八十章 苦战连绵

发布时间:2019-11-07 23:52:16

怒剑龙吟 第一千两百八十章 苦战连绵

风在吹拂,雨在飘零,断裂的猩红色锁链也是垂在半空轻轻摇曳,被斩断的末端截面上还残余着几丝深寒之意。

当然,那不可能是风雨吹打所留下。

夭星王殿手腕一颤,剑柄末端的锁链瞬间消散,连同着沾染残余的那点寒意一同就此无影无踪,他淡淡一笑,目光锁定在风韧身侧若隐若现的沈月寒身上,哼道:“看来,刚才他能够挣脱开束缚,其实是你暗中帮了一把?”

“是又如何,不是又如何?现在的整体战局是你们地心魔族占有绝对的数量优势,难不成,还有异议我和他在这里以二敌一?”沈月寒冷冷一喝,星穹月寒抬起遥遥一指,璀璨的星光与剑意一同迸s,激荡长空。

啸动寒意所至之处,飘落雨滴瞬间冻结成晶莹冰花,在风中舞动出更加森冷的轨迹。

“虽然我并不喜欢一军统帅亲自出击,但是真要那么打的话,却也没有任何问题。你们再来几个人,我也无所谓。这一战,无论是那一处局势,不管中途如何变化,最后的结局都不会发生改变,吾族的胜利早已确定。”

手指缓缓拂过细长剑刃,夭星王殿戏虐笑道:“而且,阁下似乎也并非人类之身,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,你与那剑应该是一体的吧?你实力并不差,但是比起我和他来说就不足为道了,将剑还给他吧,若是那样,你们还可能多喘息些时间。”

与此同时,风韧也是探手一抓,握住了沈月寒持剑的腕部,触感的冰冷不亚于剑刃深寒,他轻轻摇头说道:“偷袭的先机已失,他说得对,小寒你继续这样打并不能增加多少优势,还是我一个人来吧。”

“那行,可不允许你输了。”

沈月寒略有不甘地一哼,扭手将星穹月寒递还给风韧,而后身影更加朦胧几分,散为一抹晶莹流光重新融入到剑刃之中

接过星穹月寒,风韧双剑在手,神色中也是多出了几丝激昂战意,沉声喝道:“夭星,来吧,胜负现在才要开始分晓。而且,赢的人,只会是我!”

……

叮!

一枪拨开突s的箭矢,宇文坤低吼一声还欲继续上前,奈何上方又是三支寒光闪烁斜钉而下,只得晃动紫电劫锋一搅,崩裂的箭矢从身侧落下的同时,第五支箭悄无声息已至身前。

“破!”

一指点出,闪烁的暗紫色电芒瞬间将箭矢撕裂成灰烬,而后呼啸的雷霆之力持续盘旋升腾,汇聚至上空直击那道张弓瞄准的纤瘦身影。

轰!

雷霆轰鸣,电芒狂舞,宇文坤借此机会冲入翻滚的黑烟中一枪横扫,冰冷的枪尖擦着对方横起格挡的大弓而过,紫电跃腾的锋芒直接抵住了其咽喉。

“巧儿,别再打了,好吗?”

无奈一摇头,他手中劲力一撤,若是换做别人,这一枪已经将之要害d穿。

司空巧儿微微摇头,叹道:“就算我不再打了,他们又如何能够就此罢休?两个位面的仇恨跨越了不知多少年一直延续着,早已根深蒂固,你我已是敌人,何须再这样留情?”

“我不管那些!要么你离开这里,要么我带你走,选一个吧!”

抽枪一晃,宇文坤瞬间将一名试图偷袭的魔将硬生生震退,咆哮的雷霆之力毫不迟疑地轰击在对方胸膛之上,瞬间爆裂击穿,破碎焦黑的内脏与变色的鲜血与雨滴一同坠落向下方紊乱的战场。

踏着虚空后退一步,司空巧儿再次摇头,轻声回道:“我的选择早就做出了,今生今世,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,你我注定只能是敌人。今日,该离开这里应该是你,再晚一些的,就没机会走了。”

“你不走,我不走!若是还要执迷不悟了的,我只能事先说声对不起了,巧儿,我要强行带走你!”

影动,宇文坤瞬间跨至司空巧儿身侧后方,甩手一枪劈向她后脑,用的只是枪柄末端,不会致命,只求打晕。

嘭!

天驱双子座划动一荡,司空巧儿动作突然间迅疾许多,很是轻易将这一枪挡下,而后借助劲力的冲击往后一跃,很是从容不迫地避开了宇文坤的横扫追击。

“宇文坤,不要这样好吗?我真的不想和你打,更不希望……让你看我的真正模样。”

“那就回到我身边来,风轻柔已经答应我了,会将她知晓的一切烹饪技巧都传授给我,以后的每一天,我都变着花样做好吃的给你行不行?巧儿,回来吧!”

宇文坤竭嘶底里一吼,身形跃动的速度骤增,只见一弧紫电贯穿长空,长枪垂下并没有再次出击,而是空着的左手五指张开向前一探,直接抓向司空巧儿的小脸。

“那么,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。放心吧,我不会伤害你的,只会将你带离这处战场。”

无奈一声叹息,司空巧儿娇白的额头正中突然间闪现出一抹异样的暗红色光彩,整个人的身形悄然变化,一对鲜红蝠翼从背后展开在天穹之下,身材高挑了少许,身上猎猎飘舞地衣裙也是颜色化为碧青之色,紧紧包裹在挺翘有致的娇躯之上,裙底后侧,竟然还多出一弯浅粉色的尾巴,细长的顶端微微张开,状如枫叶。

嗖!

刹那间,一支利箭出弦激s,锋利的箭矢视如无物般贯透宇文坤的劲气防御,从他探出的手掌侧面擦过,又是随后掠过他的脸颊,两道血痕骤然现在肌肤之上,同时冲刺的身形也是一滞,不由停下。

振翅而上,模样大变的司空巧儿容颜倒是与之前无异,重新扬起的大弓倾斜一抵,再次上弦的箭矢指着下方宇文坤,整个人的气息早已疯狂攀升,根本不是刚才那副姿态能够相提并论的。

无暇去顾及被割裂的伤口,宇文坤不敢置信地望着上方的司空巧儿,惊道:“巧儿,他们对你到底做了什么,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样子?”

摇了摇头,司空巧儿冷冷说道:“不,这才是我的真正形态,真正的力量。我的身份是地心魔族第七王殿,青玥!再要纠缠的话,休怪我箭下无情。”

“哼,老实说的话,仔细看看现在的你倒也有一种不一样的可爱。等回来后,时不时变成这副模样倒也不错。真正的力量吗?看来,我也该动真格的了,不乖乖听话回家,这可不行哦。”

宇文坤淡淡一笑,然而眼中的神色却是空前凝重。

司空巧儿目前的气息强横,已然超过他之前所遇到的任何一位对手。

绝对,不好对付。

箭出,枪啸,冥冥中连接在一起的缘分却只能用这样的战斗来继续继续纠缠不清,还有没有下一次的邂逅,两人谁都不清楚,激战的尽头之处会是什么,他们不清楚,只想着引向自己想要的胜利。

长空下方,大量的魔族尸首倾倒在大地上,血水与雨水融聚在一起,大片猩红,混沌的水面反光中模糊映着几道依旧在奋战中的身影。

嘭!

双拳碰撞,霍晓璇怒吼一声将一名王殿硬生生震退,奈何自己也是倒退几处,每后踏的一脚都是将地面踩塌半寸有余。

“可恶,越来越难对付了……”

小嘴一张一合急促喘息着,出拳的右手在颤抖,指间已是伤痕累累,在她脚下缓缓转动的大地纹章光晕已是若隐若现,持续补充的力量已经不如最初那般充沛。

“明明杀了那么多了,可为什么还是这样源源不绝,而且一个比一个强。”一旁并肩而立的风轻柔也是喘息不止,手中的短剑黯淡无光,锋利的剑刃上沾上了不少血污。若是平时,根本不可能有丝毫污垢能够留在魔吻双獠的锋芒之上。

眼见被霍晓璇击退的那名王殿再次纵身上前,她双眉一翘,抢先一步跃出迎上,双臂一甩直接掷出双剑,而后右手小手握起一扬,淡色金色疯狂萦绕在雪白的腕部,一圈奇异纹路瞬间浮现,而后随着一掌重拍印刻在大地之上,转动扩散的巨大金色法阵半径超过两百米,除了大量的敌人外,还将所有的同伴也是一同笼罩其中。

圣愈天衍阵,治愈同伴,重创敌军!

……

乒!

双剑一开,交叉啸动的劲力正面冲击,奈何终究逊色一筹,一点寒芒径直贯透重叠剑意,碎开防御直接印在风韧胸膛之上。

又是一层淡金色罡气崩裂,他仰头一吼,溃败的身形坠落直击大地,半跪着的躯体拖拽出两道修长划痕还在退后,最后双剑倒持一擦,终于稳住了身形。

空中,夭星王殿拨手弹了弹手中剑刃,轻蔑一笑:“刚才不是还大言不惭能稳c胜券吗?现在,是不是才明白自己的实力究竟还差多少。凭借人类之躯能够做到这一步,你已经很强了,值得赞成,就当做是临死前最后的一点骄傲好了。”

闻言,嘴角微微一挽,风韧半跪着的躯体双肩颤抖起来,冷笑不止:“这一战,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,曾经许多对手都对我说过同样的话,最终获胜的依旧是我。而你,便是下一个。”

猛然挺身一站,他左手放开星穹月寒的剑柄,五指挥动一抚,淡金色的烈焰卷动在暗逐冥锋的漆黑剑刃之上,一金一暗的力量骤然融合,狂暴的混沌之力骤然轰鸣。

利剑举起之时,虚空中修长的空间裂缝骤然撕裂,熊熊燃烧的巨大双翼探出一展,遮掩了半副天穹,巨大的凶煞躯体跨越时空束缚踏足这个位面,剑意呼啸与烈焰翻滚共同交融成它的雄浑强横。

锁幽刑决剑,炎魔怒,混沌之力!

贵阳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
贵阳市癫痫病
雅安市人民医院
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八十九医院预约挂号
宁波治疗宫颈糜烂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