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南充资讯网 > 历史

血海制造者 第二章 身世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4:06:06

血海制造者 第二章 身世

当李叶又一次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这家伙的嘴正贴在自己嘴上做人工呼吸。吓的李叶慌忙向后连爬带滚几十步。李叶再也不敢晕倒了。

眼前的怪物慢慢的向李叶走来。

“干。你要干什么。你不要过来。。”李叶吓的全身发软,身体想动却动也动不了。

怪物走到李叶面前蹲下,用手把自己的头发向后束起来,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,光洁白皙的脸庞,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,乌黑深邃的眼眸,浓密的眉,高挺的鼻,疑。?李叶疑惑着看着眼前这个人:“你怎么这么脸熟啊?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。疑?就是记不起来了”

“是在铜镜里见过吗?”对方打趣的説道。

“铜镜?镜子我去!”李叶惊了一跳,“你怎么长的跟我这么像?”

对方突然站立起来,疯狂的大笑:

“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,难道本王早就死了吗?哈哈哈哈哈哈,老天爷啊,老天爷。难道是本王杀孽太重,那道雷真的已经把本王给劈死了吗

血海制造者  第二章 身世

,而本王已经转世成人了,哈哈哈,哈哈哈哈,父皇啊!父皇!你还要关我到什么时候,候,候,候,候,候”

八十厘米厚的铁墙居然被怪物的怒吼震出了回音,震的李叶赶紧捂住双耳,耳朵翁隆隆的乱响,肚子里一阵恶心翻滚,肾脏疼痛不堪,眼睛珠子睁的奇大,似乎快要被震出来了。噗、李叶吐出了一大口鲜血。。

摄像机后面的那个人,放下手中的咖啡。更加认真仔细的的看着屏幕上的画面。旁边几名穿军装的工作人员,不停的敲打着电脑键盘,分析记录着密室里两个人一举一动的变化,与重要数据。

过了一会儿。。

怪人冷静了

“你叫什么名字?是死囚吗?不过看你穿的一身绿衣服与前些时候进来的人不一样啊。”怪人对李叶説。

“我叫李叶,今年17岁,本来今天我是去当兵的,可是被老师拉近面包车,然后莫名其妙的就睡着了,再然后醒了就来到了这个地方。”李叶虚弱的回答道。

“当兵?去哪里当兵?给谁当兵?”怪人急切的继续问道。

哒哒哒哒哒哒,随着电机转动的马达声响起,天花板上的加特林机枪发射出几百枝强力麻醉针,同时射在怪人身上,怪人顿时变成了个刺猬。怪人两眼一翻,躺在地上睡了过去。

而与此同时西墙的大铁门打开了,几名全副武装黑衣蒙面的士兵迅速冲进来,架起李叶就往外走,随后大铁门又缓缓地关上了。

李叶被两名强壮的士兵架着拖到了隔壁的另一房间,这个房间是一个20平米的xiǎo房间,房间中间有一张大大的长桌子。桌子正面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穿军装的中年男人。肩膀上佩戴上校军衔,慢慢的品着手里的咖啡。

李叶就两只胳膊被一左一右的士兵架着,虚弱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这个军官,突然大叫起来:“爸!!”,是你?“爸爸!”呜呜呜呜,看见自己的爸爸就在桌子对面坐着,李叶别提有多高兴了,心里的委屈一下子全迸发出来,竟然呜呜呜的哭了起来”

“我不是你爸爸,或者説你没有爸爸,也可以説你刚才看见的那个怪人才是你的爸爸。”上校淡淡的説道。

“爸爸,你説什么啊爸爸快带我离开这里,我再也不敢了,我一定好好学习,一定听话,一定考上名牌大学,爸爸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我不敢了。。呜呜呜”李叶带着嘴角的鲜血,又是鼻涕又是眼泪的哭诉着。

“我没有骗你,我的真名叫高义,你是17年前在那个怪人身上采集出来的细胞中克隆出来的,然后我们慢慢的观察你的成长变化,我们一共有十个版本,而你只是其中的一个。”上校淡淡的説着,看着李叶的眼神就好像是看着一个科学实验的xiǎo白鼠一样。

“啊。”听到这些李叶犹如晴天霹雳。

“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?爸爸我从xiǎo就和你在一起生活的啊,还有妈妈,还有奶奶,还有去年去世的爷爷,还有姑姑,婶婶,舅舅,姨妈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啊!难道他们不是我们的亲人吗?你要我怎么能相信自己是刚才那个怪物克隆出来的?我不信!我不信!不信!”李叶的情绪接近崩溃中,

“妈妈你在哪儿啊?妈,呜呜呜,你不要离开我,呜呜呜,xiǎo叶一定乖,一定不调皮,妈妈你为什么要和爸爸离婚啊?妈妈你快来救救我啊,呜呜呜,我一定听你的话,妈你在哪里啊?呜呜呜”

这时候上校背后的门突然打开,一个女军官走进来,肩膀上戴着中校军衔。一步一步走到上校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。

李叶,定睛一看这不就是妈妈么:“妈妈,是你!你来救我了吗妈妈快来啊,你知道我有多想念你吗?妈妈,妈妈你们怎么都穿着军装啊?你们不是做xiǎo买卖的吗?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

“李叶,你真的是个克隆人,孕育你的那个女犯人,在你出生以后就被枪决了,而你看见的那个怪人是唯一与你有血缘关系的人,你也发现了自己与他的样子一模一样对不对?”女军官冷冷的説道。

“那我奶奶呢?我奶奶呢?”李叶反问道。

这时候一个穿中山装的老者,从对面的那扇门走过来,爸爸妈妈立刻起立给他敬礼:“首长好”,老者摆摆手示意礼毕,然后做了下来。

李叶仔细看看,原来是爷爷,李叶只感觉自己的头快大了。

“你自认为的那些亲人,全是国家安全局的特工。而我是国家安全局的部长。”老者看着李叶冷冷的説道,

“都出来吧。”

接着李叶看到了自己的奶奶,姑姑,姨妈,大伯,婶婶,丝袜班主任,都从那扇门走进来。而架着李叶的两名士兵也把面罩拉下来,李叶一看,“啊?!”大舅二舅。

重庆小米熊儿童医院怎么样
重庆小米熊儿童医院预约挂号
重庆小米熊儿童医院专家
重庆小米熊儿童医院医生
重庆小米熊儿童医院电话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